永城网首页

永城网址导航

永城“吃大桌”的印迹

2013年04月11日
位置:永城网

字号:T|T
0条评论打印转发

  □ 毛菽璨
  永城乡下人好热闹,有事没事就要请客聚会,婚礼、葬礼、满月之类的人生大事自不必说,小孩考上大学、荣升高迁、搬家之类的插曲也不容忽视。主人夫妇要提前十天半个月到亲朋好友家——邀请,而请客聚会本身则被称为“来客人”,从小生长在城里的人最初觉得很新鲜,参加过几次这样的“吃大桌”,就会恍然大悟,不就是请客吃顿饭嘛。只不过城里的一般在酒店吃饭,乡下人则经济实惠地在自己家里开酒席。旧时物资匮乏,能大块吃肉、大碗吃饭的机会也不多,往往只在这样“吃大桌”的场合才有,因此这种宴席也被形象的称为“吃大桌”。“吃大桌”要吃三天,第一天是帮忙的亲戚邻居和厨工的小规模宴会,第二天是正席,第三天是前两天剩下的饭菜的扫尾工作。正席的当天,平时略显空旷的农家小院早已布置得满满当当;一般堂屋和东、西配房里挪开了家具杂物,清出场地支好了六七个圆桌。院子里则用厚厚的油布搭好一个挡风避雨的棚,顶上还临时拉了电线,装了电灯,解决晚上的照明问题。棚里也支好了六七个圆桌,等待客人的来临。
  早上八九点开始,左邻右舍、亲戚朋友就陆续地到了,做客当然不会空手,除了礼金,一般还会拎着焦馍、细粉之类的礼品。时间还早,客人们便三三两两地坐着喝茶、聊天、抽烟、嗑瓜子。小孩子们则楼上楼下地乱跑,或者拿了烟花爆竹去田埂燃放,现在则可观看乐队、戏班演出。
  谈笑风生间,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到了十一点半,圆桌上铺好了一次性塑料桌布,摆上了一盘盘冷碟,此时客人也陆续就座,喜庆的鞭炮噼啪作响,大总宣告宴席正式开始。菜肴口味都是本地特色,红烧白烧为主,鲜有辛辣生猛,有时会偏咸,遵循了种田时的老传统——卖苦力得多吃盐,却忘了如今纯粹务农为生的穷苦人已经少之又少,倒是三高人群不断壮大。若要说菜肴种类有什么明显的特色,首先,在冷菜里必定有一碟干果,如腰果、开心果、核桃仁,以及一碟水果,如西瓜、哈密瓜,乡下人不认为干果水果是餐后的点缀,而将它们调拨到餐前来开胃了。另一个必定登场的就是“肉饭”中的两大主角,肉和饭。肉必须是一整块,一般中午吃方肉,晚上吃蹄子。拾掇干净的蹄子放进大铁锅,加水、酱油、白糖、香辛料,下面点燃木柴,经过几个小时的闷烧,才能达到上桌的标准。馒头似乎没什么特别,然而它是肉的最佳搭档。馒头配上皮酥肉化的红烧蹄子,肉的肥美和酒的飘香互相交融,构成了寻常百姓对“美满”、“幸福”、“和谐”、“安康”的最直观理解。
  吃完午饭,一部分人或回家或去镇上玩或观看文艺演出,另一部分人则留下打扑克、搓麻将、喝茶聊天。直到四点半左右,暂时离去的人们又陆续回到院子里,堂屋里打牌的人们也结算了输赢,收拾了桌子,重新铺好一次性桌布,摆上冷碟,晚上的宴席又开始了。大致内容与中午无差,一般以礼单为准每人一个小礼包,内装瓜子、糖果、鸡蛋,算是主人的回礼。吃完饭,赶着回城的人向主人道别后便匆匆离去。剩下的人则留在桌前,残羹剩菜被撤下,换上瓜子、茶水,扑克牌、麻将,人们在微醺中聊着家长里短、奇闻怪事、国家大事。直到深夜才陆续散去,正式结束这忙碌又热闹的一天。
  正席这一天是否顺利,与前期准备是否到位紧密相关,从一户人家决定邀请客人开始,忙碌就开始了。首先是请一支可靠的厨师队伍和能歌善舞、吹拉弹唱、能搞笑的戏班子。这种厨师队伍、戏班子专门在乡间游走,为需要请客的人家掌厨献技。厨师往往配有一整套装备:搭棚的油布、炒菜的锅、桌子、凳子、碗、碟等。到了办事的那天,把工具拉到主人家,一条龙服务。
  厨师只管烧菜,其余事情是不管的。主人把宴会所需的食材买来了,接下来杀鸡、杀鱼、泡干货等需要多人劳作。开席当天,要整理场地,给厨师打下手、清洗碗筷、端菜上桌等需要多人帮忙。客人来了,要端茶倒水、安排座位、收礼记账等,同样需要多人服务。这就需要组织起第二支队伍:忙人。忙人可以是近亲、干亲、远亲,也可以是左邻右舍、熟人朋友、同学战友,该给主人家的红包也不会少。这些人经过很多次“吃大桌”的锻炼,熟门熟路,主人只需简单分配一下任务,便可顺利上岗,不需培训。成年男子负责铺台上菜,细心且有文化的长者负责登记红包礼品,忙人各司其职,各尽所能,直到将客人们服务的满意而归。有些人甚至会带点私心,干活比其他人更卖力,主要是为了接下来自己家里“吃大桌”的时候,这家人来当忙人时能投桃报李。
  舞台已经准备好,大幕将拉开,接下来,不可或缺的第三支队伍——宾客就登场了。不管是留在村里的,还是住在城里的,大家都尽早赶来,向主人道贺,与亲人叙旧。这种乡村里热火朝天的宴客景象,永远都比高档饭店里的更能激发人的亲切感。到处都是熟悉的乡音,欢声笑语,交谈甚欢,就连主人家的小黄狗也兴奋地在人群中撒欢。即便生活的圈子已经远离乡村,只要还连着一点根,就能从中感受到浓浓的温情,好像又回到童年家家户户都打开门过日子、人与人互相扶持的时代。
  时代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,对于成长于城市的人来说,“吃大桌”已经显得不合时宜,花上三天来忙忙碌碌,既费时间,又费力气,为什么不在饭店里一顿解决得了?而对于成长于乡村的人而言,“吃大桌”却是仅有的农村社会关系的遗存了。
  过去的乡村社会关系,是一个外部封闭、内部开放、人与人联系紧密的模式。由于地理和时代的原因,一个村也许与外界老死不相往来,但其内部成员,则由血缘、姻亲、地缘等纽带联系在一起。生产劳动上,大家互相帮忙,田间农活依靠集体的力量完成。日常生活上,你帮我看会儿孩子、我帮你收个衣服是再寻常不过的事,有什么急事喊一声隔壁邻居就会来帮忙。在人生大事的操办过程中,更是离不开同村人的帮忙,没有市区的酒店、厨师、服务员的专业分工,生老病死、婚丧嫁娶都要在全村人的共同努力下才能完成。有人说这才是一定意义上的和谐社会:人与人互相扶持、和平共处,内部很难出现大奸大恶之徒,因为所有人都是亲戚、朋友。不像如今的都市生活,家家都关上防盗门过日子,楼上楼下住着杀人犯还是外星人一概不知道。
  随着永城市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越来越多的农村人走进了永城市及各大都市,过上了防盗门里的生活。尤其是年轻人,工作、家庭、交际圈都建立在市区,基本已经脱离了农村的土壤。在如今的乡村里走上一遭,你会发现格外冷清,除了节假日,平时只有老人还长住于此。什么时候发现一户人家格外热闹,人头攒动,欢声笑语,大概就只有“来客人”、“吃大桌”。
  因此,“吃大桌”不仅仅是一次吃吃喝喝的聚餐,也不仅仅是主人家人生大事的见证,更不仅仅是逢年过节单纯的走亲访友。它有着极强的参与性,人人都需要卖力表演,缺少了哪一个环节都不能成功;它有着神圣的仪式性,强调着传统习俗的存在,保留着没有被城市化进程吞噬的乡土气息;它还有着浓厚的纪念性,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温习,令人重拾农耕文明中人与人之间割不断的情缘,反思现在都市中人际关系的苍白。从这一点来看,“吃大桌”也许可看做是一种没有申报、依然活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  也许终有一天,村里的老人们走完了,他们的子孙后代都住进了城里,我们就再也等不来风尘仆仆的乡下亲戚上门来邀请,也没有机会驱车回到淳朴的村子“来客人”,也无缘坐在拥挤又热闹的圆桌边享受着本地风味的“吃大桌”。这一天,将是我们的遗憾,也是我们这方水土的悲哀。
文章阅览网址:www.yongcheng.org

温馨提示:
·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永城网的原创作品,包括但不限于图片、文字、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、信息等,版权属于本网站。欢迎转载、链接、建立镜像,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和稿件来源。如需作商业用途,请与本站联系。
·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永城网)”的作品,均系永城网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作品所持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亦不承担因此产生的任何直接、间接、附带或衍生的损失和责任。

[责任编辑:] 标签:永城

网友关注排行